草摄网_专注学习摄影知识的网站官方网站

萨尔加多:摄影是一种最有力量的语言

2020-3-20 09:26|发布者:cphoto|查看:283|评论:0|来自:澎湃新闻

摘要:卢旺达难民营。坦桑尼亚,贝纳科,1994 年。摄影是一种最有力量的语言,因为它无须翻译,世界任何地方的人都能读懂它。口述/图片:塞巴斯蒂昂·萨尔加多整理:伊莎贝尔·弗朗柯节选自《萨尔加多传》1984 年,无国界 ...

卢旺达难民营。坦桑尼亚,贝纳科,1994 年。
摄影是一种最有力量的语言,因为它无须翻译,世界任何地方的人都能读懂它。
口述/图片:塞巴斯蒂昂·萨尔加多
整理:伊莎贝尔·弗朗柯
节选自《萨尔加多传》
1984 年,无国界医生组织发起援助运动,为受到毁灭性干旱影响、正面临饥荒的( 北部) 非洲萨赫勒地区提供食品和药品。与该组织一起,我在马里、埃塞俄比亚、乍得和苏丹等地完成了长达18 个月的拍摄项目。
一系列的影像展现出成群结队的难民从饥饿、焦渴以及战乱中逃离,失去家园的人们涌向难民营,比如埃塞俄比亚科勒姆难民营,是当时最大的难民营,80,000 名难民群聚集在那里。我的照片出现在国际媒体上,法国《解放报》(Libération)密切关注这一报道,我直接与图片编辑克里斯蒂娜·科若勒(Christian Caujolle)保持联系。这些照片为人道主义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1985 年,我因这一系列报道获得荷赛奖(世界新闻摄影奖)和奥斯卡·巴纳克奖。第二年,罗伯特·德尔皮尔(Robert Delpire)策划在国家摄影中心出版名为《萨赫勒,困境中的人们》(Sahel, l’homme en détress )的图书。1988 年,莱利娅为无国界医生组织在西班牙建立分部又策划了一本名为《萨赫勒,道路尽头》(Sahel, el fine del camino )的图书。
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完成了大量关于难民和挣扎在饥饿和贫困线上人群的报道。在摄影报道中,每次我都会通过与拍摄对象一起工作的机构和组织同拍摄对象接触,我花时间去结识新朋友,与他们交谈。面对我的拍摄对象时,我总是让他们在自己的环境中自然行动。我从来不会要求他们摆姿势,他们也认可这种默契,在他们的默许下,我为他们拍照。没有哪一张照片仅靠自身的力量,就可以改变世界上的贫困。然而,我的图片结合文字、电影以及人道主义和环境组织的努力,成为谴责暴力、排斥、生态问题的更广泛运动的一部分。这些信息帮助那些看到事实真相的人们提高改变人类命运的能力。
难民在等待发放食物。马里,贡达,1985 年。
我并非来自北半球的那些发达国家,我也不必像我的有些同事一样对这些灾难充满负罪感。我不愿拍摄物质上的贫困,因为那是我所来自的世界的一部分。因为“左翼”已在巴西执政,特别是在卢拉总统的带领下,巴西已开始发展。在我年轻的时候,巴西是一个经济欠发达的国家;在我离开之前,我见到了其贫困加剧。我总是发现位于北部(指发达国家)和南部(非发达国家)国家间财富再分配的不公平。我想向富裕国家的居民展现在非洲发生的饥荒,让他们意识到全球经济失衡的严重后果。出于同样的原因,我也想让人们听到巴西无土地人群的声音。
1979 年,当我得以重返巴西时,我为我家乡的贫困所震惊。1964—1984 年,巴西大部分小农庄的土地拥有者将他们的土地以“吸引人的价格”卖给了大农场企业,那个时代的通货膨胀使他们一无所有,从此过上朝不保夕的生活。我回国后拍摄的第一个专题就是反映这些农民的生活。他们被称为“吃冷食物的人”(boias frias)。这群人已经没有土地,他们生活在把他们卖出的土地连成一片的大农业庄园的边缘。很长一段时间里,只有解放神学教会(Church of the Liberation Theology)对此事做出了反应。草根组织和农业工人联合会(FETAG)帮助这些人集会,发出抗议不公正的声音。
巴西,巴拉那州,1996 年。
1984 年, 无土地工人运动组织(the Movimento dos Trabalhadores Sem Terra,简称MST)成立,有480 万个农村家庭参与。15 年的时间里,我一直跟踪拍摄他们的抗议活动。无土地工人运动组织做了一项全国未开垦土地的普查。基于普查,他们想迫使政府将这些未开垦的土地重新分配给一无所有的工人。于是在1996 年,在巴西南部巴拉那州(Paranà),我看到12,000 人,大约3,200 个家庭占据了一块83,000 公顷,但其中只有12,000 公顷是可以耕作的土地。
无土地工人运动组织采取合法的行动,没有伤害任何人,因为他们只占领那些未开垦的土地。巴西宪法规定,禁止拥有未被使用的土地。这并没有阻止大业主触犯法律:很多大业主雇用保镖或警察驱逐占有“他们”土地的家庭。多亏了无土地工人组织的努力,这些土地大部分最终还是重新分配给了20 万个家庭。
大约经过15 年的时间,我意识到我的影像完整地记录了这一故事。于是,莱利娅策划制作了一本收录我的影像作品和巴西作曲家、歌手希科·布拉戈(Chico Burague)的诗作的书。此书由若泽·萨拉马戈(José Saramago)作序,并于1996 年出版。这本名为《土地》(Terra)的书成为无土地工人运动的宣言。莱利娅还策划了展览,展览的形式是2,000 个文件夹,每个文件夹中有50 张招贴画,很容易装订起来。该展览的目的是募捐,同时也是为宣传那些土地“战士”的故事。这些附带有销售的展览还在拉丁美洲、美国、欧洲和亚洲展出。展出所有的收入都捐给了无土地工人运动组织。在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我们和国际团结组织(Frèresdes Hommes)合作举行了世界巡展。
卢旺达难民营。坦桑尼亚,贝纳科,1994 年。
每一张照片都是一种选择,哪怕在困难的境况中,你也必须要抵达那里并为在那里而承担责任。面对所发生的事件,无论你是坚持还是放弃,你总要明白为什么你会在这样一个地方。追踪报道无土地人群是我加入这项运动的方式,非洲饥荒的影像报道则是我对这一现象的一种谴责。无论在哪里,这些影像都能引发反响。摄影是一种最有力量的语言,因为它无须翻译,世界任何地方的人都能读懂它。
口述 :[巴西] 塞巴斯蒂昂·萨尔加多
整理:伊莎贝尔·弗朗柯
译者:赵迎新
出版日期:2018 年11月
定价:89.00元
该书作者伊莎贝尔·弗朗柯(Isabelle Francq)整理的萨尔加多口述自己一生的创作经历讲述了世界著名摄影家萨尔加多如何从一名巴西的小镇青年,经历经济学专业的培训,最后成长为一位世界著名摄影家的成长历程和心路里程。作为一位以上帝视角拍摄世间万物而知名的摄影家,这本《萨尔加多传》正是记录了萨尔加多本人走过的那些路和路上的那些故事和思考。

收藏分享邀请
联系客服关注微信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