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摄网_专注学习摄影知识的网站官方网站

杨明洁:“中国元素”的使用体现民族自卑

2020-2-3 02:49| 发布者:cphoto| 查看:267| 评论:0|来自:视觉中国

摘要:“中国设计的一个新的高峰正在形成”从农业社会到信息社会的直接过渡,即工业革命的缺席,导致了中国错失两百多年的工业设计发展期。在这两百年间,西方的工业经历了革命性的发展,也自然而然地推动了设计的进步。而 ...

 

“中国设计的一个新的高峰正在形成”


从农业社会到信息社会的直接过渡,即工业革命的缺席,导致了中国错失两百多年的工业设计发展期。在这两百年间,西方的工业经历了革命性的发展,也自然而然地推动了设计的进步。


而同时期的中国,在发生着什么?杨明洁在他所著的《设计发现之旅2013》中提出:一个国家的产品设计水准很大程度上是基于这个国家的产业基础发展程度。直到改革开放前,中国的工业都没有经历革命性的发展,薄弱的产业基础必然导致工业设计没有办法真正发展起来。尤其是当一件产品只要制作出来就不愁销路时,没有人会考虑设计的问题;改革开放后,西方强势文化与商品的侵入使中国许多企业沦为代工厂商,这意味着自主创新的产业基础依然没有形成。直到2000年后,国家发展模式的转型迫切要求企业向自主创新型转变,产品设计才逐步得到多方面重视。“三十年后的今天,我隐约感觉到了中国设计的一个新的高峰正在形成”,杨明洁说。


断代史的当代影响


虽然中国的工业设计正在迅速起步,但是两百多年的断代史带来的影响仍然是深远而巨大的,并在今天引发了一系列问题。


杨明洁提到了一个有趣的细节。每当他去到一个城市,第一件事就是寻找当地的跳蚤市场或者当地的一些设计品店,从中了解不同地区的人文审美、不同族群的生活方式以及不同年代的制造工艺等等。在他最喜欢的洛杉矶“玫瑰碗”跳蚤市场,每个月的第二个星期天,在两个橄榄球场大的场地内,都会聚集将近2000名小贩和买家,单单是看球场外的大片车队就让人热血沸腾。在这里,每个小贩都有自己专攻的方向。有人专卖二手家庭日用品,类别古灵精怪,价廉物美。上个世纪的木质儿童车、风景画保温瓶、火柴包装盒、玩具赠品、手摇打蛋器……还有小贩在卖像“变形金刚”一样很多机关的晚装包、包裹在毛毡中的军水壶、老剃须刀、首饰、老车牌等等,杨明洁说每次他都爱不释手,忍不住想全部打包带走。但是,在欧美已颇具规模与历史的跳蚤市场,在中国却还很少,而且工业革命后机器大生产的产品就更少。相比国外跳蚤市场大量的十九世纪的古董日用品,中国能看到的最早的也就是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产品。


如果说古董工业产品的稀缺是两百多年断代史的直观表现,则其对由政府、机构、设计师、媒体、院校、企业、消费者组成的整个设计产业链的影响则更加不着痕迹,却深入骨髓。

对于消费者而言,与工业设计断层相对应的,也产生了一个审美价值观的断层。一方面,古人的优雅生活方式已无法延续;另一方面,西方的强势文化又冲击着国人本已脆弱的价值观。“消费者失去了独立判断能力,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优良产品,什么是高品质的生活方式。上演了一幕幕只买贵的,不买对的,如此这般低俗恶劣的画面。”不过杨明洁也表示80、90后的独立判断能力正在慢慢提升,这也是中国未来的希望。


对于企业而言,在计划经济时代,没有市场竞争,因此也就没有创新动力;而到了改革开放以后,西方成熟工业产品的大量涌入,也意味着中国企业错过了自主创新研发并赢得市场的最佳时机,替人代工、山寨成了自然而然的事。断层带来了各领域的空白,不仅是工业产品,电影、电视剧、当代艺术、音乐、文学都遭到了西方文明的强势洗礼,山寨变得无处不在。


对于院校而言,一个成熟的设计产业体系意味有一个良好的设计产业秩序、评判标准,优秀的设计师及设计作品才可以真正地获得机会。院校正处于这个产业体系的领导位置,在正面地引导市场、输出优秀合格的设计师方面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第一代在中国开设工业设计的院校与前辈是值得尊敬的。但是近些年,院校演变成了公司、老师变成了老板、学生变成了廉价劳动力,严重地阻碍了市场秩序的健康发展。院校的浮躁风气促成了学生对于参加概念奖的热衷。似乎在获奖的一夜间,就可以成为大师。杨明洁表示,从一个设计概念到一个量产品,事实上还有90%的路没走。学习如何将设计概念发展成一个真正可供量产的工业产品,是成为一个合格设计师的重要步骤。而将过多的时间与精力投入在概念奖项的申请上,是误导了学生对于设计的正确理解,也耽误了他们对于产品设计更重要部分的掌握。“这也是为什么我自己的团队近些年都不敢招刚毕业学生的原因。”身处设计行业二十余年,杨明洁对于行业本身也深有感触。“中国目前存在着不成熟与无序竞争的状态。大多数的设计公司在拼价格,拼规模,拼速度,而忽视了对于设计品质的追求。因为中国的消费者目前也不成熟,没有办法判断什么是真正好的设计,更多地只看到表面的东西。”


或许正如红点机构主席Peter Zac所说:“我们还需要一点耐心。”“这一段中国设计断代史并不是轻易可以跨越过去的,我想至少还需要几十年吧。”杨明洁意味深长地总结。


“中国元素”体现民族自卑?


杨明洁认为:处于弱势的群体,往往会去刻意强调一些与生俱来的东西。比如一些大城市的越底层的居民越喜欢对外地人说方言。而越是三、四流的设计师越喜欢刻意强调所谓的中国元素。全球化使得不同的国家被分配到了不同的产业链环节上,中国处在末端。而从文化的层面来讲,全球化的结果就是全球西化,具体到设计的层面,自英国工业革命后,现代设计就是西方设计,整个现代设计的基础、体系、方法就是西方人建立的,它连同强势的西方文化推行到了全球。本土的设计师强调设计的本土化,是一种民族自卑感或是自尊心在设计中的双重体现。


“我个人非常厌恶那种表面化的中国元素,那种显而易见的媚外的中国元素。这完全不能代表中国设计,现在不是,未来也不是。”


做好的中国设计


在杨明洁看来,设计师要考虑的不是中国元素,而是怎样做出好的能代表中国的设计。这样的设计首先要满足国际通用的审判标准,能符合人们当下的生活方式。比如明代的太师椅,在那个年代,它是一件优良的产品,具备了很高的美学品质,同时是符合当时人们的生活方式的。因为那个时候的礼仪强调正襟危坐,所以坐面很深,坐面与靠背几乎是成直角的。但是到了今天,任何一把椅子都不会做成这样的,人们更喜欢坐在沙发上。


与之相对的,杨明洁给我们又举了一例能代表中国的优良产品——筷子。相对与西方的刀叉而言,无论从精神层面还是用户层面,筷子都体现了典型的东方哲学思维与生活方式,以不变应万变,用一种工具实现了各种进餐方式。而西方的刀叉则是用不同形式的工具解决不同的食物类型,一一对应。东西方不同的思维逻辑在两种不同的餐具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令人惋惜的是,筷子是可以代表中国的设计,但却不是中国当代的设计。


产业背景与文化背景


对于如何在当代做出好的设计,杨明洁也给出了自己的看法:一件优良产品的诞生必须基于一个国家成熟的产业背景和强势的文化背景。


在农业文明时的产品设计,或称手工艺制品,有着很强的区域性、地理属性的特征,受到该区域的气候、原材料、加工工艺、原住民生活方式等等因素的影响。如果谈这个时期的产品设计的国家性与民族性,是显而易见与自然而然的。如马来西亚的吉隆坡盛产锡矿,于是诞生了迄今拥有128年历史的锡镴品牌——皇家雪兰莪。


接下来便发生了工业革命,进入了工业文明时代。原有的手工艺特征逐步被工业化大生产的产品特征所取代,尽管莫里斯的“新手工艺运动”有所反抗,但随后的包豪斯很快建立了工业文明初期产品的设计与审美标准——极简,这在接下来的时代中被演变成了一种国际化的设计风格。这个时候所谓设计的国家性往往是被某个国家的强势产业与商业品牌所定义的,如美国的快消品与流行文化、IT产业与苹果手机,再如德国的豪华轿车,意大利的高端家具。


在全球化的今天,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产业背景与文化背景是如何共同影响设计的民族性的。从产业背景的角度看,虽然苹果的设计总监乔纳森坦言苹果极简的设计语言源自德国的博朗,但正因为美国拥有全球最发达的信息产业基础,才会孕育出代表美国设计的苹果。而源于历史的精神寄托与文化依赖,则注定了美国无法诞生奢侈品;英国既不设计车,也不生产车,但可以销售车文化;而韩国是无法诞生豪华轿车的。


反观中国设计,杨明洁说:”我们是有历史的,遗憾的是,中国在近现代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工业设计断代史,其结果是可怕的,迄今我们都没有恢复过来。振兴中国设计除了依靠设计师,还要依托整个国家产业基础的成熟和文化的强势。“


传统中的审美与嗜好


什么是中国的设计?首先还是要发现什么是当下中国人想要的。杨明洁的设计策略研究所YANG DESIGN在一个关于中国人的审美嗜好的研究中发现:虽然在全球化的今天,受到西方强势文化的影响,中国人传统中的审美与嗜好性依然存在。包括:面子、华丽的美学、对称美、俯瞰性美学、加法的美学、复古、大气、中国红、中庸、家庭因素、病态美学等等。


杨明洁用几个例子给我们生动地诠释了国人独特的审美与嗜好。“比如中国人骨子里的高姿态演变出的一种俯瞰性的审美观。以2010年世博会中国馆为例,主题为东方之冠,气势最强烈,相对其他馆建筑都要高,有一览众山小的气势。中国人喜欢占上风,不愿意比别人矮一等。存在强烈的攀比心理。”


所以中国人喜欢的大气,其中一层含义便是:我能够占有比别人更多、更大的资源或是空间,这会让我与众不同,这会让我很有面子,让我有更高的心理地位。体现在飞机座位的选择上,会有一种明显的等级排序关系。依次是头等舱、商务舱、经济舱的第一排、逃生通道的座位、靠走道的位置或是靠窗的位子,最差的是挤在中间的位子。


杨明洁还和我们分享了他在德国街头与北京街头的一个有趣的发现。他在两地的街头留意到了同一款奥迪车,不同的是北京的这款车尾部明确醒目地标注了型号和排量标识,而在德国,车尾没有任何排量与型号标识。原因是德国奥迪品牌为了减少车主的攀比心理,故意取消了所有标识。而在中国,这一点还无法推行,因为这是值得车主炫耀的一个地方,同样的车型排量不同,其差价会在几十万上下。中国人喜欢显而易见的价值感。


所以,杨明洁也说道:“设计师既要迎合特定群体的独特审美与嗜好,满足用户的需求,同时也要思考,如何通过设计的手法,更好地对市场进行引导,减弱这种等级的差别。”


优良产品的评审标准


采访中,谈到对自己的设计生涯有过重要影响与帮助的贵人时,杨明洁毫不犹豫地说是他在德国读研究生时的导师:Dietor Zimmer.


“他的许多话我至今印象深刻,并且奉为准则。我的导师说过:‘对于设计师而言,无论他是教授还是学生,无论他有名或无名,人们最终评价他是否是一个优良的设计师,还是要看他的作品。产品设计师这个职业,与演艺圈不同,华而不实的包装没有意义,甚至有害。’”


杨明洁说:“因为独立精神的缺失,中国人习惯用外在的头衔、地位、规模、产值、体量等来判断设计师的能力和价值,而往往忽略了关注设计产品本身。一些从没真正做过产品设计的人在大谈所谓的产品设计,这样的后果是灾难性的。”言语中不乏担忧。


杨明洁的德国导师曾提出基于五个层面上的设计标准,这个标准与设计界广为流传的迪特·拉姆斯的设计十诫在许多方面不谋而合。分别是基于外观、形式与视觉引导的观察者层面;基于物理与实用性的使用者层面;基于精神认同的拥有者层面;基于模块化生产的生产者层面;基于社会启迪与节约能源的社会层面。


在这些标准后,我们看到的是设计师对于以人为本的不懈追求,对于商业与用户体验的反复考量以及对于社会的深沉的责任感。


一个真正好的,纯粹的设计是可以穿越文化、时空、地域,直击人心的,这是真正强大的力量。


优秀案例——T-BOX的魅力


T-BOX是杨明洁为意大利最大的家具集团NATUZZI设计的一套多功能家居系统,在2012年的米兰展主展馆发布,获得了2013年度的德国红点奖与美国IDEA奖。


方形模块由一套模具一次注塑成型,内部设立了一个巧妙的T型支架,增加了单体的强度,并可以用作把手,轻松搬动。单独使用时,可以是一个茶几、矮凳或者搁脚。


组合使用时,可拼装成任意尺寸的书架、电视柜或者屏风,而随机变换方向的T型支架构成了一道梦幻般的有机画面。每一个相邻的T-BOX之间由一个X形的连接件固定,保证了整个组合的稳定性。


标准化而灵活的模块化设计在生产、运输、贮存及使用中都实现了环保的要求,并在最终的使用状态中实现了高度的美学价值与实用价值的统一。


从观察者的层面来讲,这套名为T-BOX的家居系统实现了高品质的美学价值,尤其是组合在一起时带给了人们一种视觉上的兴奋与愉悦。同时这种有机的视觉语言是创新的,差异化的,没有雷同与抄袭的。


从使用者的层面来看,“T”型的支架使得用户可以单手轻松地提起T-BOX。它既可以单个使用,也可以两三个组合使用,可以实现凳子、茶几、搁脚、矮柜、电视柜、书架或是屏风等多种功能。同时,T-BOX的四个角上预留设计了小孔,对应小孔,会有一个软胶制作而成的X型构件,用于连接加固相邻的T-BOX, 当有几十个T-BOX组合成一个书架或是屏风时,会足够的稳固,而不至于倾倒。


在生产者的层面上花费的时间与精力比设计概念要更长更多。样品在2010年的年末已经完成,计划准备参加2011年4月的米兰展。但是意大利人对于产品品质的要求很高,接下来的整整一年中都在调整模具,材料的配方以及工艺细节,直到2012年的米兰展才顺利展出。原本方案中有黑色透明的版本,由于工艺上的难度而不得不放弃。最终的白色B-BOX并非是纯白的,因为那样的报废率太高,而是采用了略带一些灰度的白色,但是最终的视觉呈现上还是实现了期待的效果。


【作品欣赏】

T-BOX

意大利 NATUZZI 多功能家居系统T-BOX,获2013年度德国红点奖、美国IDEA奖:

单体模块可以用作凳子、座椅、茶几、搁脚、矮柜,也可以进行任意的组合,成为屏风、电视柜、搁物架以及书架等,在室内形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几乎所有主流媒体都对设计进行了报道,为品牌在中国市场打造了良好口碑。

NATUZZI Multi-functional Home System T-BOX,Reddot  Design Award 2013,IDEA Design Award 2013 :The single modular can be used as tea table, bench, feet rest or side cabinet. They also can be combined as bookshelf, TV cabinet or screen in different sizes. Almost all mainstream media have reported about the design, building a good reputation for the brand in China.



 

“知竹常乐”系列茶具

该系列茶具以中国传统文化语义为设计源点,包括茶壶、茶杯、茶叶罐、茶筅、茶盘和茶食小碟。不单是材质上的结合,更实现了功能上的创新与突破,如竹制把手与底盘的防烫与防撞功能、滤茶器的快速释茶功能、外张茶罐盖的易开启等,均实现了“创造完美用户体验”的设计哲学。系列在马来西亚、新加坡、中国等地发布,全球销售。

竹制的把手符合人体工学,壶盖与把手的竹材起到了很好的隔热功能。竹子的底盘可以起到很好的防撞与隔热的功能。

我们尝试将材料的特性充分的发挥出来。茶壶外表并没有处理成光滑的表面,是为了避免与其他金属,如不锈钢相类似的表面质感,从而体现锡镴的特有工艺。茶具外表源自竹纤维的凹凸纹理,减小了手与金属的接触面,也消解了金属材料过烫或过冷的缺憾,有更加温和的手感。

有一处看不见的功能创新:内置滤茶器的上沿巧妙地与壶盖互扣,轻轻转动壶盖把手,带动下面的滤茶器,有助于释放出聚集在滤茶器中的浓厚茶汁,完全有别于传统的茶壶设计。圆盘形的竹制壶盖把手有更大的扭矩,可以轻松的转动滤茶器。

茶罐以竹纤维纹理装饰,手握时可减弱金属的冰冷感。微向外张的罐盖上缘使得用户可轻松打开茶罐,因为一个高品质的茶罐盖子与罐体连接是很紧密的,同时外张的上缘也包含竹节的设计语义。竹制的底部也起到了很好的防撞功能。

灵感源自竹子成长时剥落的笋壳,表面依然采用竹纤维纹理质感,自然收紧的中间部分,可以让用户两指一捏轻松的拿起小碟。独特的造型将锡镴的工艺优势充分的发挥,是其他金属工艺所无法实现的。

茶筅的把手部分采用锡镴制成,表面竹纤维的肌理与上方的竹丝相呼应,形成了一种强烈的材质对比,下端外扩的造型使茶筅稳定的站立于桌面,保持了茶筅的卫生,也便于用后晾干。同时也包含了竹节的设计语义。

 

 

 

 

收藏 分享 邀请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返回顶部